發表日期:2021年01月05日
防治土壤污染要有底線思維和系統思維
劉瑞平 光明日報 2021年1月2日

  近年來,隨著土壤污染防治工作的深入實施,我國土壤污染風險管控體系逐步建立,因土壤污染導致的環境事件得到有效管控。但是,由于我國土壤污染防治工作起步較晚、基礎薄弱,歷史遺留土壤污染風險管控難度較大,土壤污染防治任務依然艱巨。
  守護土壤環境安全要有底線思維
  相關調查結果表明,我國部分重有色金屬礦區周邊耕地的土壤重金屬問題仍然突出,特別是西南、華南的少部分地區污染較重,工礦企業用地環境風險較高,必須加大防治力度,嚴守土壤環境安全底線。
  通過近年來的努力,全國土壤污染加重趨勢得到初步遏制,土壤環境質量總體保持穩定,農用地和建設用地土壤環境安全得到基本保障。但我們仍要清晰地認識到,由于土壤污染具有隱蔽性、累積性、滯后性,同時安全利用技術仍不成熟,隨著環境條件、政策投入機制等的變化,可能導致污染物重新釋放,風險管控成效仍不穩定。因此,必須始終牢固樹立底線思維,把人民群眾的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嚴守糧食安全和人居安全的紅線,不斷鞏固和提升安全利用成效。
  我國土壤污染防治工作仍處于起步階段,土壤環境管理體系仍不健全,土壤污染呈現局部相對集中、其他地區零星分布的特點,區域性土壤環境風險較高。因此,要系統分析我國土壤污染防治工作中存在的不足和難點,堅持問題導向,突出重點領域、重點區域、重點行業、重點污染物,針對性制定土壤污染治理策略并穩步實施,逐步實現從夯實基礎向綜合性制度完善、從突發性環境事件遏制向關鍵問題解決、從局部重點區域治理向全局綜合防控的轉變。
  持續改善環境質量的目標就是要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優美生態環境需要。土壤是人類賴以生存的物質基礎,干凈的土壤是保障農產品質量安全、人居環境安全的根本。因此,必須加強土壤資源的有效利用,改善土壤環境質量,實現清潔、安全、健康的土壤生態產品供給。要把產出農產品安全、健康的居住環境作為土壤生態產品的基礎,不斷拓寬其內涵,保障清潔空氣、安全飲用水等供給,使人民群眾有更多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各要素的治理與修復須協同推進
  作為生態系統的有機組成,土壤與其他各要素相互影響、依托。要取得有效的污染治理效果,必須堅持系統思維,協同推進各要素的治理修復。
  一方面,要堅持地上地下統籌,推進水土污染協同治理。地表水、地下水與土壤的生態環境質量和生態功能息息相關。因此,在開展土壤污染治理時,不能割據三者之間的聯系,不能就土談土、就水論水,要探索地上地下協同防控和治理的模式,才能獲得預期成效。在開展地塊污染治理時,應做好土壤和地下水污染同步調查、評估和風險管控;在區域尺度,要加強地表水和地下水污染協同防治、土壤和地下水綜合修復,防止污染擴散轉移;此外,還要打破要素環境監管壁壘,健全水土環境協同管理制度。
  另一方面,要綜合施策,推進全要素全過程統籌防控。土壤是大氣、水、固廢等污染物的最終受體,要有效切斷土壤污染傳輸鏈條,就必須堅持將土壤污染防治與大氣、水、固體廢物、農業面源等污染治理工作統籌部署、整體推進。為此,要進一步完善生態環境監測體系,推動大氣、水、土壤污染協同監控和預測預警;開展廢氣與廢渣、廢水與污泥協同治理,探索水氣土綜合治理技術模式;與此同時,實施土壤污染“斷源”行動,加強大氣、水、固廢等污染物排放的統一管理。
  系統設計土壤污染防治路線圖
  面向2035年美麗中國愿景,要以改善土壤環境質量、管控土壤污染風險為核心,系統設計今后一段時期我國土壤污染防治的路線圖、施工圖,并分階段有序實施土壤污染風險管控和治理修復。
  監管能力薄弱仍是我國土壤環境管理的突出短板,一些地區基層土壤環境管理人員缺乏、監管執法能力不足。針對這一問題,應將土壤環境監管能力提升作為環境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的重要內容,加快推動土壤環境監管、監測、預警、執法能力建設,使土壤環境監管能力與治理任務相適應。同時,健全土壤污染狀況普查和監測制度,定期開展全國土壤污染狀況普查和詳細調查,完善土壤環境監測網絡,及時掌握土壤污染風險并采取有效的管控措施。此外,還要全面落實《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壤污染防治法》,以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執法檢查、污染防治考核評價等為抓手,落實各方責任,全面推進依法治土。
  要想嚴控新增污染,實現源頭穩固,就要全面實施大氣、水、固廢等污染物排放許可管理,切斷污染物進入土壤的途徑。為此,要加強在產企業土壤污染隱患排查,推動重點行業企業開展污染防滲漏改造,尤其是以工業園區和土壤污染重點監管單位為重點,建立土壤污染風險監測預警機制,并根據污染物排放、土壤和地下水環境質量狀況,定期研判土壤污染形勢,針對性制定風險管控方案。
  安全利用污染土壤,應以受污染耕地和再開發利用污染地塊為重點,實施風險管控和污染修復。一方面,在農用地分類管理和安全利用方面,積極探索建立受污染耕地安全利用技術庫和農作物種植正負面清單,采取農藝調控、替代種植、特定農產品嚴格管控區域劃定、退耕還林還草等措施,保障產出農產品質量安全。另一方面,實行建設用地全生命周期管理,強化企業的規劃布局、退出、調查評估、風險管控與修復、再開發利用準入等全過程有效監管;推動建設用地綠色可持續修復,加強易推廣、成本低、效果好的修復工程技術與裝備研發、應用和推廣。
  土壤污染風險管控是一個長期的動態過程。借鑒發達國家實踐經驗,除了要加強受污染土壤安全利用的長期監測,還應對建設用地風險管控與修復后的地塊開展后期環境風險評估,并根據評估結果采取相應的管控措施。例如,對已實現安全利用的受污染耕地,要納入土壤環境監測網絡,定期開展土壤和農產品協同監測,對超標糧食進行安全處置,以確保安全利用效果穩定、可持續。
相關專題:
相關信息:
沒有相關信息
相關信息: 打印本頁

安全聯盟

Copyright ? 2005-2020 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3003323號-3

偷拍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