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日期:2021年01月05日
王金南等:加快實現碳排放達峰 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
王金南 嚴剛 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 2021年1月4日

  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是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確定的2021年八項重點任務之一?!笆奈濉笔菍崿F我國碳排放達峰的關鍵期,也是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和生態環境質量持續改善的攻堅期,必須按照中央的要求和部署,加快制定并落實國家碳排放達峰行動方案,作為降碳減污總抓手和“牛鼻子”,實現碳達峰與經濟高質量發展、構建新發展格局、深入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高度協調統一。
  碳達峰是指某個地區或行業年度二氧化碳排放量達到歷史最高值,然后經歷平臺期進入持續下降的過程,是二氧化碳排放量由增轉降的歷史拐點,標志著碳排放與經濟發展實現脫鉤,達峰目標包括達峰年份和峰值。碳中和是指某個地區在一定時間內(一般指一年)人為活動直接和間接排放的二氧化碳,與其通過植樹造林等吸收的二氧化碳相互抵消,實現二氧化碳“凈零排放”。碳達峰與碳中和緊密相連,前者是后者的基礎和前提,達峰時間的早晚和峰值的高低直接影響碳中和實現的時長和實現的難度;而后者是對前者的緊約束,要求達峰行動方案必須要在實現碳中和的引領下制定。
  提高思想認識,以盡早達峰爭取戰略主動
  筆者在調研中發現,不少地方認為2030年前還可以繼續大幅提高化石能源使用量,甚至還在“高碳”的軌道上謀劃“十四五”發展規劃,攀登碳排放“新高峰”,達到“新高峰”后再考慮下降,沒有認識到碳中和對各地發展的倒逼要求。
  對標歐盟在上世紀90年代二氧化碳排放達到45億噸的峰值、美國在2007年達到59億噸左右的峰值,預測中國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將達到106億噸左右,是歐盟的2.4倍,美國的1.8倍;按照歐盟本世紀中葉實現碳中和目標,其碳達峰至碳中和歷經60年,而我國從碳達峰到碳中和僅有30年。我國面臨著比發達國家時間更緊、幅度更大的減排要求?!笆奈濉毙陆ǖ母咛柬椖?,其排放將延續到2050年前后,給實現2060年碳中和目標帶來巨大壓力,還會壓縮未來20年至30年低碳技術的發展空間。因此,各地和行業主管部門要把落實碳達峰工作作為重要政治任務,把應對氣候變化作為推動實現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抓手,研究部署“十四五”規劃方案。
  從地方和行業兩手發力,確保落實碳達峰國家自主貢獻
  地方是落實國家碳達峰任務的責任主體,要加快制定達峰方案,開展達峰行動。我國幅員遼闊,不同地區在發展階段、經濟實力、資源稟賦等方面有較大差距,應堅持共同而有區別的責任原則,在國家層面加強統籌協調,提出不同區域分階段達峰路線圖,明確各地達峰時限和重點任務?!笆奈濉逼陂g,經濟發展水平高、綠色發展基礎好、生態文明創建積極性高的地區應爭當“領頭羊”,率先實現碳達峰。北京、上海、天津等直轄市,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美麗中國創建示范區以及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等應該積極主動作為,率先提出并實現碳達峰。各地應以制定碳排放達峰行動方案為契機,結合地方發展特點,統籌推動產業結構、能源結構、交通結構等調整,促進低碳生產、低碳建筑、低碳生活,打造零碳排放示范工程,開展碳達峰和空氣質量達標協同管理,以低碳環保引領推動高質量發展。
  作為“世界工廠”,工業是我國二氧化碳排放的主要領域,占全國總排放量的80%左右,因此實現重點行業盡早達峰并快速跨過平臺期是保證全國2030年前達峰的關鍵?!笆奈濉逼陂g要明確重點行業達峰目標,提出行業碳排放標桿引領、標準約束、增量控制等多措并舉的手段機制,開展低碳技術項目庫建設。在產業結構調整目錄中,應增加碳排放控制要求,研究制定高碳產業名錄。推動產品碳標簽和碳足跡標準體系建設,推進產業鏈和供應鏈低碳化。交通和建筑也是二氧化碳排放的重要領域。針對交通領域,要制定實施以道路、航空運輸等為重點的綠色低碳交通行動計劃,盡早實現交通領域碳達峰;在建筑領域,要大力推廣綠色建筑,加大既有建筑節能改造。
  加快能源結構轉型,建立清潔低碳能源體系
  二氧化碳排放主要來自化石能源消費,因此,碳達峰和碳中和的關鍵是實施能源消費和能源生產革命,持之以恒減少化石能源消費。對于我國而言,煤炭是化石能源消費的主體,煤炭燃燒產生的二氧化碳占我國二氧化碳排放總量的70%以上,因此近期能源結構轉型的重點在于嚴格控制煤炭消費。各地應制定“十四五”及中長期煤炭消費總量控制目標,確定減煤路線圖,保持全國煤炭消費占比持續快速降低,大氣污染防治重點區域要繼續加大煤炭總量下降力度。按照集中利用、提高效率的原則,近期煤炭削減重點要加大民用散煤、燃煤鍋爐、工業爐窯等用煤替代,大力實施終端能源電氣化。
  大力加強非化石能源發展,2025年全國非化石能源在一次能源消費中的比例應不低于20%。東部地區“十四五”期間新增電力主要由區域內非化石能源發電和區域外輸電滿足。加快特高壓輸電發展,顯著提高中西部地區可再生能源消納能力。
  發揮市場和政府作用,構建現代氣候治理體系
  要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通過價格、財稅、交易等手段,引導低碳生產生活行為。以氣候投融資和全國碳市場建設為主要抓手,助推碳達峰方案實施。強化財政資金引導作用,擴大氣候投融資渠道,在重點行業的原輔料、燃料、生產工藝、產品等環節實施價格調控激勵政策,對低碳產品在稅收方面給予激勵。開展全國碳市場建設和配額有償分配制度建設,將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量納入全國碳市場。改革環境保護稅,研究制定碳稅融入環境保護稅方案。鼓勵探索開展碳普惠工作,激發小微企業、家庭和個人低碳行為和綠色消費理念。
  進一步強化政府在碳達峰行動中的主體責任。把二氧化碳排放控制納入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黨政領導綜合考核內容等,加強過程評估和考核問責。
  加大科技支撐力度,推進技術研發和工程示范
  科學技術的發展是推進低碳技術應用和低碳經濟發展的重要基礎。在全球應對氣候變化要求不斷提高的大背景下,搶占低碳科技高地將是未來一段時間贏得發展先機的重要基礎,因此應當將低碳科技作為國家戰略科技力量的重要組成部分,大力推動。建議國家提出低碳科技發展戰略,強化低碳科技研發和推廣,設立低碳科技重點專項,針對低碳能源、低碳產品、低碳技術、前沿性適應氣候變化技術、碳排放控制管理等開展科技創新。加強科技落地和難點問題攻關,匯聚跨部門科研團隊開展重點地區和重點行業碳排放驅動因素、影響機制、減排措施、管控技術等科技攻堅。采用產學研相結合的模式推進技術創新成果轉化成示范應用。
相關專題:
相關信息:
沒有相關信息
相關信息: 打印本頁

安全聯盟

Copyright ? 2005-2020 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3003323號-3

偷拍视频